加入收藏
 免费注册
 用户登陆
首页 展示 供求 职场 技术 应用 职业 活动 观察 品牌 ReaderBank
今天是:2022年5月26日 星期四   您现在位于: 首页 →  产通视点 → 行业观察(显示器件)
TFT-LCD是个无底洞?
2007年10月29日  计算机世界报  

TFT-LCD能赚钱,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。但是除了巨大的投资,TFT-LCD生产线对周边环境的要求也非常高,换句话说,不是谁都可以做的。我们对TFT-LCD生产线成本进行了分析,发表该文并不意味着我们完全赞同作者的观点,但其中许多观点是值得参考的。

2004年TFT-LCD产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477亿美元,并且以每年超过10%的速度增长,TFT-LCD的下游应用设备中液晶显示器、笔记本电脑、液晶电视、手机都呈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。
 
而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,却被前八大厂家三星、LG Philips LCD、夏普、友达、奇美、华映、广辉、彩晶占据了9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如此庞大诱人的市场自然吸引中国内地厂商的投资热情,吉林彩晶、上广电、京东方、昆山龙腾、深圳天马、东营胜达前仆后继地投入到TFT-LCD洪流中,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上光电和京东方。吉林彩晶是在1999年购买日本东芝的一条淘汰的一代线,因为不能生产大尺寸,因此很少人关注。昆山龙腾很低调,目前已经在设备装机阶段,预计年底可以试产,出资方是昆山市政府和宝成集团。深圳天马有意上马4.5代线。东营胜达则决心上马六代线,投资额达30亿美元,大部分来自贷款。


投资成本

TFT-LCD生产线投资巨大,不过也没有像国内非专业媒体报道那样,8代线需要3000亿元人民币,夏普的8代线投资只有1000亿日元的投资。
 
内地的投资效率偏低,同样是5代线,每万片产能我国台湾省企业的投资要低于内地企业3.3~7.5亿元人民币。主要原因是内地企业的5代线属于第一次进军TFT-LCD领域,而我国台湾省企业在5代线之前都有3代或者4代TFT-LCD生产线。而内地企业完全依靠贷款投资,股市融资能力太差,SVA-NEC的贷款是45亿元人民币,是在2003年12月25日由工行上海分行牵头,中行、建行、浦发、交行以及民生银行的在沪分支机构联合发放的。

京东方在2005年4月获得61亿元人民币贷款,此次贷款银团由中国建设银行牵头、国家开发银行、中国银行、招商银行9家银行组成。我国台湾省企业则大部分依靠股市融资,其资金成本比内地低得多。到2005年第一季度末,京东方流动负债91.68亿元人民币,固定负债是41.08亿元人民币。而同时投资一条六代线和一条五代线的友达,2005年第一季度末,流动负债只有140亿元台币,也就是33亿元人民币,几乎只有京东方的1/3,而京东方不过只投资了一条5代线。这些高额债务自然会转化为成本。
 
TFT-LCD生产线的投资分设备投资和厂房投资。其中设备投资占大约70%,厂房投资大约占30%。各种设备所占比例如图2。除CVD设备外,其余设备统统为日本厂家垄断,CVD设备市场则被美国AKT、德国Unaxis和日本TEL瓜分。最为昂贵的就是CVD设备,5代线的CVD售价12.5亿日元,折合人民币7833万元,6代线的CVD售价15亿日元,折合人民币9400万元,7代线的CVD售价大约为18亿日元。月产能6万片的生产线大约需要12~14台CVD,也就是说京东方单购买CVD设备就需要16.4亿元人民币。比较昂贵的还有曝光机,曝光机市场被日本佳能和尼康垄断。一台七代线的曝光机需要15亿日元,五代线曝光机需要9亿日元,月产能6万片的生产线通常需要10~12台曝光机。
 
内地企业在进口这些设备时,人民币兑美元实行固定汇率,处于实际贬值状态,而我国台湾省台币是浮动汇率,因此内地进口设备的实际花费要比我国台湾省企业高一些。

厂房建设方面的投资大约占30%,之所以这么高是因为TFT-LCD生产线需要的不是普通厂房,而是无尘室。无尘室是采用强制空调循环系统,配合精密滤网,排除微尘。同时也将温度、湿度、电磁波、静电、振动控制在要求范围内。半导体、制药和TFT-LCD都必须要无尘室配合。TFT-LCD面板行业需要的无尘室最低精度为1000级,这个精度比大部分制药行业要求的精度还要高100倍到1000倍,和晶圆稍差一个级别。无尘室建造需要多方面的专业人才,针对TFT-LCD面板生产线的无尘室国内没有能力兴建,这些都是德日企业的专长,M+W、TKT、高砂热工、大气社、新日空、三菱兴建了全球大部多数TFT-LCD无尘室。我国台湾省企业在经历多年摸索后也小有成就,亚翔、汉唐已经为广辉、彩晶等兴建无尘室,其成本相对外商低得多。图3是17英寸TFT-LCD面板的成本结构图,其中原材料占了77.6%。


技术与人力成本
 
TFT-LCD行业具备极高的技术门槛,日本将TFT-LCD技术视为国宝,严禁外流。后来韩国TFT-LCD崛起,日本企业因为金融危机无力投资,为对抗韩国,日本企业不得不将TFT-LCD转移到我国台湾省,依靠我国台湾省对抗韩国。目前我国台湾省企业已经和韩国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持平,出货量已经超过韩国。我国台湾省所有的TFT-LCD企业都得到了日本企业的技术转移。
 
吉林彩晶在1999年9月引进日本东芝淘汰的一代线设备,但是没有引进技术,导致多年达不到量产合格率,生产线处于停产状态近3年。后特别聘请东芝专家花费千万元培训费后终于能够量产,TFT-LCD技术门槛可想而知。因此京东方才会去购并韩国Hydis,上广电才会引进NEC技术。
 
我国台湾省也竭力保护其高科技技术。半导体方面,必须成熟3年的技术才能转移到内地,也就是说要领先内地至少3年。TFT-LCD方面,严禁任何一家TFT-LCD厂在内地投资前端面板,至于没有技术含量只靠人力成本的后端模块工艺,则鼓励到内地投资,内地目前已经有6家大尺寸TFT-LCD后端模块厂。山东东营胜达决不可能是我国台湾省的技术转移,友达光电公司明确表示并不了解胜达光电,同时也不会转让六代TFT-LCD技术;中华映管公司也表示此前从没有听说过胜达光电,而该公司没有任何一位员工曾去往内地。奇美也绝对不会将技术转移到内地。广辉和彩晶强调扎根我国台湾省本土,不会转移技术给内地。日本和韩国更不会把国宝级的技术转让给中国内地厂家。胜达的技术来源还是个问号。

技术不是没有成本的,我国台湾省企业是以产品折价换取技术,内地企业则是直接付现金或者给股份。相对而言,我国台湾省的技术成本稍微低一些。

人力成本低廉一向是内地自豪的地方,不过TFT-LCD领域,内地人力资源严重缺乏。内地没有任何一家大学开设液晶制造的专门系别。液晶人才100%来自日本、我国台湾省和韩国,数量不会超过100人。人才严重供不应求,自然成本也高涨,这样的人才拿一个月超过1万元的工资是情理之中。

我国台湾省则不然,其知名大学均有液晶工程系,每年培育出超过3000名专业的TFT-LCD人才,可谓人才济济。


运输成本

这些原材料中玻璃基板和彩色滤光片都是厚度低于1毫米,表面积超过1平方米的玻璃制品,属于易碎的难运输物品,其运输成本非常高。因此TFT-LCD面板厂与这些上游材料厂家距离越近越好。

玻璃基板全世界只有4家能够制造。玻璃基板需要使用熔炉,熔炉需要1个月的时间才能达到正常炉温。因此玻璃熔炉不能停转,一旦停转需要1个月的时间来达到正常炉温,玻璃熔炉停转每天的损失不低于100万人民币,因此玻璃企业只会在市场远远大于产能的时候进驻市场,当我国台湾省有10条TFT-LCD面板生产线时才有1家玻璃基板企业进驻。而京东方只有1条生产线,根本吸引不到玻璃厂家投资。目前玻璃基板供应紧张,厂家都在扩大原来生产基地的产能,投资建设新的生产基地可能性几乎是零。要命的是彩色滤光片需要玻璃基板的数量和质量与TFT-LCD面板厂家是相同的。也就是说没有玻璃基板厂家进驻TFT-LCD厂区,彩色滤光片厂家也不会进驻厂区。
 
对比我国台湾省,我国台湾省有三个TFT-LCD工业园,分别是北部的竹科、中部的中科、南部的南科。其中竹科最早,主要是半导体厂家居多,南科由奇美牵头成立,是目前全球TFT-LCD产业上下游布局最完整的工业园,三星也自叹不如。中科成立最晚,主要是友达,友达第一条7.5代线已经落户中科。而京东方吸引到的惟一的上游企业就是日本丸红,实际这是一家以贸易为主的公司,其参股京东方的目的就是为了卖给京东方来自日本的原材料。南科工业园高度完善的上下游配套不仅大幅度降低运输成本,同时缩短运输时间,也有利于企业之间的合作。而这些京东方和SVA-NEC都无法企及。山东的六代线则更差,东营生活条件恶劣,全部是盐碱地,没有铁路通过,机场常年停运,客源严重不足。只有通往北京和上海两个航班。虽然靠近渤海,却没有港口。东营如果真的上六代线,不会有任何一个上游配套厂家进入,因为它的投资环境太差。


水电成本
 
TFT-LCD生产线运营成本也是相当高的。TFT-LCD虽然是高科技产业,但是同样高耗能,水和电的使用量都相当大。
 
TFT-LCD工业需要大量的水供应,尤其是TFT-LCD面板制造工艺中蚀刻、显影及清洗这三项需要耗费大量的水。一条月产量4万片的3.5代线每天耗水就有6000吨,以京东方5代线6万片的月产能至少日耗水1万吨。2002年我国台湾省缺水,TFT-LCD大厂友达声称缺水一天,友达至少少收入1亿元台币。一条月产能6万片的6代线耗水每天是惊人的2.5万吨。这些水循环利用需要建造规模庞大的净水处理厂,每一吨水的净化成本大约是0.7元。TFT-LCD面板原材料中所占比例最高的彩色滤光片也是耗水大户,耗水量是TFT-LCD面板生产线的50%,如果有配合京东方5代线的彩色滤光片生产线投产,那么它日耗水大约5000吨。

北京缺水程度与地处沙漠的以色列一样, 北京水资源有36~40亿立方米,人均不足300立方米,是全国人均量的1/8,世界人均量的1/30。北京市区日需水量约250万立方米,而供水能力仅240万立方米,缺10万立方米,一遇少雨年份,缺口更大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北京水危机时,农业大量开采地下水,已形成大面积漏斗区,东郊出现了地面下沉。“南水北调”工程即使2010年建成,也仅提供十二亿立方米水,成本极高,用户难以承受,远水不解近渴。北京的缺水程度连年加重,因为北京轿车拥有量爆增,洗车耗费大量的水,同时为维护首都形象,绿化工程也耗费大量用水。京东方一条5代线足以让北京缺水程度增加10%。

除去高耗水之外,TFT-LCD行业还高耗电,因为无尘室使用了大量空调强制循环系统,同时还有部分TFT-LCD工艺和原材料需要恒温环境,需要使用大量的空调,尤其在温度低的时节,耗电巨大。北京春秋多风沙,甚至沙尘暴,对无尘室的要求很高,提高了无尘室成本。北京温差大,TFT-LCD所需要的恒温恒湿环境同样导致成本增加。

上海的水资源也不容乐观,半导体行业大量涌入上海,而半导体是和TFT-LCD一样耗水的。上海大量开采地下水,导致上海不少地区的地面以每年10毫米左右的速度下沉。从上海市水务局获悉,2004年夏天上海缺水150万吨。
 
相对山东,北京和上海还不算缺水,山东是缺水最严重的省份之一,平均水资源总量308亿立方米,而目前已经开发利用的水资源量却达到了260亿立方米,只剩下48亿立方米水资源可供人们开发。然而有人异想天开在山东建一条6代线,简直是疯狂的想法。并且选址还在东营,稍微了解东营的人都知道,东营是盐碱地,淡水资源只能依靠经常断流的黄河,连生活用水都供应不足,更何况是一个日耗水2.5万吨的工厂。这个工厂一天的耗水量足以超过整个东营一个月的用水量。

相对而言,昆山的水资源最丰富,但是一样属于缺水地区。昆山全市水资源为31亿立方米,人均水资源2000立方米,90%来自上游的太湖,而太湖水质日益恶化。不过昆山的电子缺口可是不小,平均达20万千瓦,很多企业都要开四停三。

来看看我国我国台湾省省,三大工业园周围都有三个水库供水,即便是旱季也无忧,更何况我国台湾省的人均水资源比内地高得多。


结论

国内TFT-LCD厂无法和其他厂家拼成本,国内TFT-LCD厂注定了亏损的命运。但这是必须要经过的道路,内地不能没有自己的TFT-LCD生产线,即便是巨亏也必须建设自己的TFT-LCD生产线,因为整个消费类电子工业、IT业都靠TFT-LCD,TFT-LCD生产线填补了国内 产业的空洞,国内几乎所有的产业都呈现空洞化,缺乏核心技术和上游资源。如果不填补这些产业空洞,5-10年后,内地将成为第二个拉美。

原文刊登于《计算机世界报》,2005年07月25日第29期。进一步信息,请访问http://www2.ccw.com.cn/05/0530/f/0530f21_5.asp

    
→ 『关闭窗口』
 -----
 [ → 我要发表 ]
上篇文章:全球电信大厂并购热从宽带蔓延到芯片
下篇文章:电子测量趋势:多技术、多功能、多接口、模块化
  → 评论内容 (点击查看)
您是否还没有 注册 或还没有 登陆 本站?!
 分类浏览
行业观察>| 热点追踪  供应商报道  电子元件  半导体器件  光伏器件  显示器件  固态光源  电子材料  电子制造  电子测量 
供求观察>| 供求趋势  分销商报道  市场分析 
家庭电子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移动电子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办公电子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汽车电子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通信网络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工业电子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安全电子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工业材料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固态照明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智能电网>| 市场观察  厂商动态  技术趋势 
关于我们 ┋ 免责声明 ┋ 广告服务 ┋ 与我在线 ┋ 联系我们 ┋ About 365PR ┋ Join 365PR
Copyright @ 2005-2025 365PR Newswire. All Rights Reserved. 深圳市产通互联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E-mail:readerbank#126.com 不良信息举报 备案号:粤ICP备06070889号